如何看待大批药店停业整顿

最近一段时间,疫情在全国部分地区出现,各地加大治理力度,各行业又开始紧张起来。


笔者最近看到不少药店圈里的新闻,标题让药店人心惊——关键词:整顿,停业,查封。


浙江宁波市:58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浙江余姚市:29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药店,根据不同情况给予3天至2个月的停业整顿期。


浙江东阳市:17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浙江青田县:1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一个月


山东聊城市:37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山东威海市:48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河北省邢台市:11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河北省张家口:61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河南省郑州市:79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河南省漯河市:29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河南省洛阳市:7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湖北省黄石市:5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湖南省株洲市:6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安徽六安裕安:11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
广东省肇庆市:22家零售药店遭停业整顿

 ……


一时间,各地药店战战兢兢,等待着那纸行政命令。


这几年,在政府的最严厉的执法下,药店纷纷中枪,三天两头被各级监管部门查来查去,不同类型的整改报告交一次又一次,看似管理规范的药店在监管部门眼里,到处是问题,处罚决定如同毛毛雨,随时会从天下掉下来,几万、几十万的罚款,亦不稀罕。药店似乎习惯了这种常态化,如此多的药店在短时间内中招,不禁让人对药店前途产生疑问——如此大力度下重手,究竟是福还是祸,甚至有些药店人开始产生“红旗”还能扛多久的困惑。


那么,如何来看待药店的频频关停现象?




从历史的逻辑分析,担心药店被边缘化的想法是杞人忧天。


如今药店的地位或说重要性,是过去20多年从来未有过的。先说过去公有制时期的药店,虽然药店本身赚钱,且属于国企,但总体规模太小,对国民经济没有太大影响;民营药店的兴起,使药店规模如雪球般壮大,国家开始对药店有所重视,此时有了执业药师,药监部门逐步独立于卫生局,彰显出药店的重要性。

与此同时,医院开始市场化,几乎垄断所有处方药,药店备受打击,为求生存,只能向多元化发展。那时的药店不被重视,只能自己“野蛮”成长,历经磨难发展壮大。


20年来,历经两次医改大潮,医药市场格局发生巨大变化,从医院药房为主角转向社会零售化、从政策准入壁垒转向充分市场竞争、从单体药店转向连锁药店时代、从单一药品经营转向百花齐放的多元化模式……医药零售业从产业链上最弱势的一环,成长为市场规模超4000亿元、连锁率50%以上、拥有多家上市公司、市场集中度和产业影响力不断提高的行业,更衍生出医药电商、O2O等新业务模块,并依托互联网、大数据等重塑业态结构、探索线上线下深度融合的“新零售”模式。


如今,药店圈开出了绚烂的花。如此庞大的规模,如此的深厚的土壤,药店已经成为医药市场的重要力量。显然,政府已经看在眼里。


疫情期间,更是药店展示自身价值的黄金时期。几十万家药店众志成城,疫情期间维护防疫大局,坚持工作,配合政府防疫,保证市场药品和消杀用品、防护用品的供应。


过去,在政府眼里,医院是主角,药店只能是配角;现在,医院、药店成为两支重要的卫生防疫力量。




从现实逻辑看,药店需要治理。


药店不同于其他行业,它是以民营药店为主体形成的药店圈(国有药店多年前均改制,成为民营药店)。与国有药店相比,民营药店有活力,能灵活转型,适应市场,但也自带一些问题,最重要的就是“规范”问题。


毋庸讳言,部分药店为了生存可能比较“灵活”经营,存在较多不规范之处,少数药店可能会在灰色地带中经营甚至突破法规的限制,个别药店还会有假冒伪劣药品非法经营等情形。


以上这种情况与国家政策法规相违背,相应地,市场监管部门也回应了史无前例的打击力度,特别是疫情期间,更是严上加严。这让习惯于“灵活经营”、管理不规范的药店不再习惯,部分药店因此被处理,并不令人奇怪。


在如此疫情下,还马马虎虎,这是典型的不讲政治、不守规矩,被点名、被处罚可以说是咎由自取。当然,出问题的仅是个别,多数药店都在认真遵守政府要求,做好疫情防控工作。




从未来逻辑上看,今后药店经过治理后,会有更光明的前途。


国家从未像今天这样重视民生,而健康是重中之重,要实现健康中国,必须要有众多药店的参与。


众多药店扎根基层,能为百姓提供更方便快捷的健康服务。对医药分开的大局,药店也开始参与,成为一支重要力量,在药品集采、“双通道”等政策作用下,药店的作用进一步凸显。


未来,可能会有更多的责任需要药店圈分担。


而要实现这一切,一定要有一支健康的队伍,药店一定要经历一段痛苦而难熬的磨练。或许,要关掉一批,治理一批,才能走出新生;而现在,正是比较痛苦的阶段。